相关文章

合肥“少女毁容案”周岩坚韧面对生活 打算备战高考(图)

  周岩回来参加庭审

  昨天下午6点,在合肥一酒店,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见到了刚从北京返回合肥的周岩。“我已经成年了,不能再让父母帮我在法庭上陈述,我要自己参加庭审。”周岩笑着说,自己21岁了,已经长大。

  2011年9月17日,因交往过程中产生矛盾,周岩惨遭同学陶某坤毒手。随后,周岩踏上了漫长的治疗道路。

  “我已经做过十多次手术了,医生也说我元气大伤,胃、肾、脾功能都不太好。”周岩说,自己身体很差,稍微一着凉,就需要三天以上的时间来“对付”简单的胃炎。

  “北京的整形医院免费提供手术,但我祛除疤痕用的中药等都要自己买。”周岩说,自己用的疤痕膏一支300多元,即使只挑选严重部位涂抹,也只够用半个月。所以,周岩开了一个微店,主要卖治疗疤痕的产品,希望能补贴点药费。

  仍爱画画想考大学

  在治疗中,周岩一直坚持学习文化课知识。“家教帮她补习,收费很便宜,看得出这孩子非常向往大学。”周岩的代理律师李智贤介绍,周岩很羡慕读大学的同学。

  “文化课知识我一直没放掉,有两个家教老师轮换来给我补习。以后,我很想上大学,应该会考美术生。”周岩说,自己正在学油画和水粉。

  “以前听说学美术很烧钱,现在才真正领教。一个最便宜的油画框要20块,我只买了最常规的几种颜料就花了几百元,买的刷子也是材质很差的那种,手柄都很扎人。”周岩说,自己手掌上全是疤痕,一被戳就会流血,为防止被戳伤,她就先用布缠绕住手柄。

  目前,别人一天能完成的画作,周岩可能需要两天甚至三天。但让她欣慰的是,手指得到了锻炼,“以前拿不住画笔,笔掉了,自己都不知道。现在笔还会掉,但次数少多了,偶尔还能提前挡住即将掉落的画笔。”

  赔偿金依然是焦点

  今年5月,“少女毁容案”民事赔偿案一审宣判,判决陶某坤一次性赔偿周岩医疗费、康复费等共计172万元。由于所判精神抚慰金太少及残疾赔偿金未能得到支持,周岩提出上诉。

  今天,二审将开庭。就在开庭前一天,被告以“保护隐私”为由,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不公开开庭。

  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了解到,今天还有一位公民代理卓小群将作为周岩的代理人参与二审。有多年司法鉴定教学经验的卓小群认为,民事赔偿责任之一就是恢复原状,“你看她被毁容成这样,一辈子都不可能恢复原貌了。即便是永远接受治疗,被告都应该支付费用。”(郭娟娟/文 刘玉才)

  作者:郭娟娟 刘玉才